×

上一组
淘书团13周年庆
中图网>淘书团>社科>团购详情

淘书团

影印本《卡尔逊与罗斯福谈中国:1937-1945》,精装大开本。收入美国军事专家卡尔逊与罗斯福的109封英文通信,对研究中美两国关系史及中共党史,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卡尔逊是首个亲赴中共抗日根据地进行实地考察的美国人,同时他还是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私人信使”,作为中共抗日根据地的观察者和见证者,他与罗斯福的这些通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罗斯福对中共的态度,对战争走向的深思,同时是认知中共在抗日战争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及所贡献的别样窗口。

×

推荐理由

16开精装,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

本书隶属于“外国观察者眼中的中共抗战:美军观察组延安机密档案”系列丛书的一种,影印的文件均来自首次解密的美国国家档案馆藏资料

本书不仅是一部信札集,更是中美关系与中共抗战史的珍贵钥匙

无论是历史学者、档案收藏家,还是对20世纪历史充满好奇的你,这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钟灵毓秀之地:各省文化大赏
隽永的精神家园:中华艺术盛景
探索东方奇幻世界:神、鬼、人

导言

从美国罗斯福图书馆所藏卡尔逊与罗斯福总统之间的大量通信档案可以看到,二人从1937年8月14日到1945年3月25日(距离罗斯福逝世不到一个月)间一直保持通信往来。这段时期正值中国抗战,二人之间的通信内容也自始至终以中国抗战为主线而展开,因而这些信件对于中国抗战史研究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本文将简要介绍这份史料的背景、来源、特点、主要内容、使用现状和价值。

档案背景。卡尔逊(1896年2月26日—1947年5月27日)不仅是中国抗战的亲历者,还是第一个亲赴中共抗日根据地进行实地考察的美国军官,他留下了大量观察中国抗战的档案文献。卡尔逊1935年秋曾负责罗斯福总统佐治亚温泉公寓的成卫工作,从那时起他便与罗斯福建立起私人友谊。卡尔逊与罗斯福之间开始频繁的秘密通信的起因,可以说是他们共同关心的中国问题。卡尔逊在担任罗斯福总统温泉公寓警卫官之前,曾以海军陆战队情报官身份,分别于1927年2月至1929年9月、1933年3月至1935年两度来中国,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政治产生了极大兴趣。在1935年返美担任罗斯福总统温泉公寓警卫官期间,“在卡尔逊脑海里只有中国,他谈的总是中国。他希望能尽快地回到中国去”。在此期间,他一直在申请重返中国。可以推断,罗斯福总统当时多少也能了解到卡尔逊对中国的特别兴趣。

1937年春,卡尔逊申请去北平学习中国文化的要求得到批准。罗斯福得知后,对卡尔逊说想在他离开之前见他。卡尔逊在1937年6月17日给罗斯福秘书菜汉德的信中,告知已确定于7月15日离开华盛顿,并将于7月31日离美赴华。罗斯福于1937年6月28日又向秘书表达了想见卡尔逊的意愿,并让做相应安排。两人最终于7月15日见面。会面时,罗斯福说感觉这个夏天中国会发生一些事情,让卡尔逊记录中国见闻,保持通信,并对此保密:“埃文斯,我听说你又要到中国去了,我想请你在中国期间为我做点事。我要你不时地写信给我,直接寄往白宫,告诉我你干得怎么样,告诉我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猜想,今年夏天中国将会发生许多事情。我想听听你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的。”“这些信,我们保守秘密,只有你我两人知道,好吗?”卡尔逊表示同意。

卡尔逊在离美赴华途中的8月14日,开始了给罗斯福的第一封信。在此后的大约8年时间里他一直履行承诺,主要就中国见闻与思考给罗斯福写信。而罗斯福总统也一直保持了对卡尔逊来信的关注和兴趣,比如,在通信进行了大约两个月的时候,他便让莱汉德转告卡尔逊他对卡尔逊来信的极大兴趣,并嘱咐他继续。此后他又多次通过秘书转达对卡尔逊来信内容的兴趣,并曾特意细心核实有没有收到所有卡尔逊的来信,还曾专门让专家对卡尔逊来信中谈到的关于中国问题的一些看法进行分析。

档案来源。这些通信目前保存在位于美国纽约海德公园的罗斯福图书馆,其中大部分收录于命名为“罗斯福总统个人文件4951号—卡尔逊”(简称 PPF4951)的文件夹。除此之外,还有少量信件散见于“总统秘书文件第27盒:中国1944年7月—12月”(简称 PSF:China)以及“总统秘书文件第27盒:外交通信”(China Folder)。本册收录的正是这些文献,并按照时间顺序对3个文件夹中的相关信件(包括相关备忘录)进行了排序和整理。

PPF4951是一个独立的文件夹,由其全名可知,这个文件夹收录的都是与卡尔逊相关的材料。从档案内容可知,它是罗斯福专门让秘书建立的,嘱咐把二人的通信以及相关备忘录等不断收纳其中。所收录文件的时间跨度是从1936年12月2日到1944年3月7日。在此期间,卡尔逊曾两度去中国并先后两次去中共抗日根据地,他将中国见闻与思考写在信里,直接寄往白宫。这些信件主要以罗斯福总统的秘书莱汉德小姐为收信人,而总统通常通过莱汉德,甚至偶尔亲自致信卡尔逊以保持联系并表达他对来信内容的兴趣。PSF:China和 China Folder 两个文件夹中所收录的二人之间通信的时间跨度是1944年2月23日到1945年3月25日。

从这些文件夹收录信件的情况来看,信件总量较大,虽然卡尔逊发自中国的部分信件(如卡尔逊于1937年12月1目从汉口、12月25日从山西洪洞、1938年3月6日从汉口寄出的关于其中共根据地之行的信件)遗失了,但总体保存情况良好。

档案特点与内容。这些通信涉及的时间线明确,跨度与中国全面抗战的时间有很大的重合之处。从主题线索上来说也以中国抗战为纽带进行,它起因于中国抗战,最后一封也结束于接近抗战胜利。从档案的具体形式来看,由于主要是私密信件,其中多采用第一人称进行直接交流,相比纯粹的官方报告可以就很多事情进行更个性化的生动描写,在场感比较强。卡尔逊总是尽可能及时地把见闻和想法写给罗斯福,使得这些信件与他后来集中写的报告和回忆录性质的书相比,更具有一种即时性。

除了对见闻的描述之外,卡尔逊还充分利用写信的机会表达他对中国问题的分析和看法,在几封信中特别附上了他当时写的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分析性文章:《中国何处去》(1939年12月发表于《美亚》)、《美国的远东政策》(1940年1月发表于《今日中国》)、《美国在东方面临危机》(1940年2月发表于《美亚》)。由通信档案也可知,他的《中国的双星》一书,也是一经出版便直接由出版商寄往白宫。

中国抗战是卡尔逊与罗斯福通信的主线,如果依据卡尔逊来信的时间和主题划分的话,主要可分以下几个阶段:

一、观察淞沪会战(1937年8月20日到1937年11月13日的信件);

二、赴山西考察八路军(1937年11月29日到1938年3月4日的信件,原本还有三封,但已遗失);

三、国统区生活及台儿庄见闻(1938年3月31日和4月15日的信件);

四、第二次华北根据地之行(1938年8月15日的信件);

五、对中国上层社会腐败等问题的观察;与国民党要人见面(1938年9月23日到1938年11月15日的信件);

六、辞职,就其中国(特别是华北)见闻公开发文、巡回演讲(1938年9月23日到1940年5月27日的信件,包括附上的发表文章);

七、以独立观察员的身份考察中国几大省市的工业合作社(1940年6月1日到11月29日的信件);

八、将八路军游击战术运用于马金岛海战(1942年3月2日到4月29日的信件);

九、关于向中共根据地派驻美军观察组(1944年2月23日到1944年10月28日的信件);

十、关于中共代表出席1945年美国旧金山联合国大会的问题(1945年3月7日到3月25日的信件)。

档案的使用现状。外文出版社出版的《埃文斯?福?卡尔逊谈抗战中的中国(1937-1941)》(Evans R. Carlson on China at War, 1937-1941)一书,着眼于卡尔逊与中国抗战的关系选编了一些相关档案,其中就收录了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信件中的17封。此书对这些通信的介绍存在不够准确之处,在编辑上也存在值得商榷之处。比如,编者休?杜安介绍说:“有一些信件遗失了,找寻的努力已告失败,但在海德公园总统图书馆还保存着17封。”这种说法容易对读者造成误导,使人误认为此书收录的17 封信便是罗斯福图书馆藏的卡尔逊致罗斯福信件的全部。实际情况是,尽管存在几封信件遗失的情况,但罗斯福图书馆藏的相关信件数量远不止这些,仅 PPF4951 这一个文件夹中就包含了二者近百封的通信(其中以卡尔逊致罗斯福的信主)。另外,信件收录不全也影响了编者对一些基本史实的精确判断,比如,编者说罗斯福在信中约定让卡尔逊给他写信,但实际上如果我们看更全面的通信记录就可知,罗斯福是亲自约见卡尔逊并当面亲口约定此事的。不仅如此,如果对照原件我们会发现,在收录这17 封信件的时候,编者还自行对这些信件内容进行了较多删减。

卡尔逊与罗斯福的这些通信,国内早已开展了一些翻译工作。但是,综合相关的编译和研究工作来看,卡尔逊与罗斯福总统之间通信档案之丰富及其史料价值,还较少被充分认识和利用。

档案的研究价值。全面收集和整理卡尔逊与罗斯福总统之间的通信档案,对于中国抗战史研究具有积极意义。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一、有助于更全面地研究卡尔逊这个与中国抗战相关的历史人物。通信档案与卡尔逊其他的官方报告、著作、家信等史料可互为补充,更全面地呈现与人物相关的史实,特别是呈现他如何承担总统秘密信使这一角色的相关情况。比如,由档案涉及内容可知,虽然是罗斯福郑重要求卡尔逊其记录和报告中国见闻的,但罗斯福并没有事先规定他去中国什么地方、聚焦什么方面开展观察,卡尔逊的观察行程主要依其自主性,自行决定行程。作为职业军事观察家,他选择的行程安排主要与军事观察的需要相关。比如,他去中共抗日根据地的安排并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而只是在陆续听闻了华北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军比较成功的消息而临时做出的决定。而且,由于通信档案的时间线明确,有助于人们了解卡尔逊对中国抗战认识不断深入的过程。

二、有助于分析和评估卡尔逊关于中国(特别是中共)抗战的经验,在何种程度上对罗斯福总统可能产生了影响。罗斯福与卡尔逊约定秘密通信这一行为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罗斯福意欲在常规途径之外,获得关于中国情报的考虑。卡尔逊的观察和分析直接、频繁地上达罗斯福本人,可以推断会对其产生一定影响。通信档案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分析这种具体影响。比如,在致罗斯福的信中,卡尔逊将中共称呼为“所谓的共产党”,将中共理解为类似社会民主党这样的党派,强调了与在美国人看来针锋相对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区分。从罗斯福的回信中可看出,他采用了卡尔逊对中共的这一称谓,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他也接受了对中共的这种认知。对此,塔奇曼曾评论说“多亏了卡尔逊”,指出他的这种措辞避免了美国官方对“共产党”一词固有的反感,“所谓的共产党”成为当时包括罗斯福、史迪威在内的美国官方人士的“惯例用语”。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美国官方更容易克服意识形态上的障碍,从而更易于接受与中共的接触乃至合作。

三、更进一步,有助于分析和了解这段历史时期的中美关系。卡尔逊与罗斯福保持通信的1937到1945年,正是中美关系充满很多积极可能性的一个特殊时期。卡尔逊在抗战初期给罗斯福的信中就开始考虑与中国(特别是中共)合作的可能性,随着观察的深人以及时局的变化,他更于1944年2月23日致罗斯福的信中强烈建议说时机已经成熟,应派遣像他一样有经验的人去华北以寻求与中共共同作战的机会。罗斯福在回信中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我们大家需要你返回那里的时候会到来的。”卡尔逊关于美国与中共合作的建议,最终在美国派驻美军观察组这一重要历史事件中成为现实。可以说,从卡尔逊和罗斯福的通信档案我们可以管窥当时美国官方的一股力量,它在美国逐步卷入二战后,逐渐了解和重视中国的各种抗日力量,并试图在中美共同利益的基础上,搁置意识形态上的猜忌和冲突,为对抗日本法西斯而寻求通力合作。这有助于我们看到,如果结合二战胜利后的那个所谓的“扶蒋反共”的对华政策阶段来看,“这样一项政策在一开始并不是美国惟一的选择”。
——武云

主编简介

吕彤邻,系开国上将吕正操将军之女、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致远讲习教授,多年从事中美关系及中共抗战史研究并成果显著,颇具影响。 
武云,清华大学哲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政治哲学、伦理学、中西比较哲学等。

图片展示












本单详情

《卡尔逊与罗斯福谈中国:1937-1945》
作者:武云 编,吕彤邻 主编
出版社:上海远东出版社
ISBN:9787547612507
出版时间:2017/2/1
开本:16开
页数:220
定价:128

目录:
1  佐治亚州温泉公寓公函(1935年12月9日)
2  海军基地匡蒂科公函(1936年12月2日)
3  卡尔逊在海军基地匡蒂科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3月17日)
4  卡尔逊在华盛顿陆海军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37年6月17日)
5  莱汉德致麦金的备忘录(1937年6月28日)
6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7年6月28日)
7  卡尔逊在从横滨到神户途中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8月14日)
8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8月20日)
9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8月27日)
10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9月2日)
11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9月11日)
12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9月22日)
13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9月29日)
14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7年10月21日)
15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11月1日)
16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11月7日)
17  卡尔逊在上海美国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11月13日)
18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7年11月27日)
19  卡尔逊在从南京到汉口途中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11月29日)
20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7年12月23日)
21  卡尔逊在山西某驻地与八路军在一起时致莱汉德的信(1937年12月24日)
22  卡尔逊在汉口美国大使馆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3月4日)
23  卡尔逊在离开汉口之前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3月31日)
24  卡尔逊在汉口美国大使馆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4月15日)
25  罗斯福总统致秘书宝拉的备忘录(1938年4月26日)
26  卡尔逊在西安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38年4月30日)
27  卡尔逊在汉口美国总领事馆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8月15日)
28  卡尔逊在汉口美国总领事馆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9月23日)
29  卡尔逊在从越南海防市到香港途中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10月16日)
30  卡尔逊在上海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11月15日)
31  卡尔逊在“肖蒙特”号上去马尼拉途中致莱汉德的信(1938午11月15日)
32  卡尔逊在马尼拉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11月25日)
33  卡尔逊在“肖蒙特”号上去关岛途中致莱汉德的信(1938年11月29日)
34  卡尔逊在加州旧金山太平洋部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1月1日)
35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1月12日)
36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1月13日)
37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2月5日)
38  卡尔逊在加州圣迭戈海军舰队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3月17日)
39  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39年3月25日)
40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3月28日)
41  卡尔逊在加州圣迭戈西宾夕法尼亚大道631号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6月13日)
42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7月10日)
43  卡尔逊在芝加哥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9月1日)
44  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39年9月4日)
45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9月6日)
46  卡尔逊在屎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9月19日)
47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9月26日)
48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39年11月19日)  
附:《中国何处去》
49  卡尔逊在弗吉尼亚海滩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39年12月1日)
50  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39年12月4日)
51  总统助手华生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12月5日)
52  国务院霍恩贝克介绍卡尔逊及其著作的信(1939年12月7日)
53  国务卿给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39年12月12日)

54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12年21日)

55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华生的信(1939午12月26日)

56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39年12月27日)
57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39年12月29日)
58  卡尔逊在屎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0年1月4日)
59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1月4日)
60  卡尔逊在匹兹堡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1月13日)  
附:《美国的远东政策》
61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0年2月3日)
62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2月10日)  
附:《美国在东方面临危机》
63  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40年2月13日)
64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0年2月13日)
65  卡尔逊在华盛顿陆海军俱乐部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40年2月27日)
66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华生的信(1940年3月1日)
67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3月9日)
68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3月9日)
69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5月27日)
70  华生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5月29日)
71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华生的信(1940年6月1目)
72  卡尔逊在加州圣佩德罗市南帕图大道1435号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7月11日)
73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0年7月18日)
74  卡尔逊由马尼拉美国运通公司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9月3日)
75  纽约Dodd,Mead and Company出版公司致莱汉德的信(1940年9月5日)
76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0年9月19日)
77  卡尔逊致莱汉德的信[发自香港,但写于江西赣州](1940年11月6日)
78  卡尔逊致莱汉德的信[发自香港,但写于厂西桂林](1940年11月29日)
79  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40年12月23日)
80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1年1月6日)
81  海军部长公函(1941年1月底)  
附(缺):卡尔逊致菜汉德的信(1941年1月23日)
82  卡尔逊在田纳西州孟菲斯致莱汉德的信[手写](1941年2月5日)
83  莱汉德致卡尔逊的信(1941年2月28日)
84  卡尔逊在康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华生的信(1941年3月18日)
85  华生的秘书致卡尔逊的信(1941年3月20日)
86  卡尔逊在屎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华生的信(1941年4月8日)
87  华生致卡尔逊的信(1941年4月10日)
88  卡尔逊在加州圣迭戈埃利奥特营太平洋舰队两栖部队第二海军突击营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2年3月2日)
89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42年3月12日)
90  卡尔逊在加州圣迭戈埃利奥特营太平洋舰队两栖部队第二海军突击营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2年4月29日)
91  公函(1942年9月2日)
92  公函(1942年10月)
93  公函(1943年3月26日)
94  卡尔逊在屎涅狄格州的普利茅斯致图莉的信(1943年6月8日)
95  华生致卡尔逊的电报(1943年6月11日)
96  卡尔逊给华生的回复(1943年6月14日)
97  卡尔逊在华盛顿陆海军俱乐部致图莉的信[手写](1943午6月17日)
98  卡尔逊在华盛顿陆海军俱乐部致罗斯福总统的信[手写](1943年6月17日)
99  卡尔逊在加州旧金山舰队邮局海军第四师致图莉的信(1944年2月23日)
附: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4年2月23日)
100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44年3月2日)
101  卡尔逊在力p州拉由拉市瑙提鲁斯街430号致图莉的信(1944年3月4日)
102  图莉致卡尔逊的信(1944年3月7日)
103  卡尔逊在加州埃斯孔迪多致图莉的信(1944年10月28日)  
附1: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4年10月28日)  
附2:朱德、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在延安致卡尔逊的信(1944年8月14日)
104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44年11月15日)
105  卡尔逊在加州埃斯孔迪多致图莉的信(1945年3月7日)  
附: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的信(1945年3月7日)
106  罗斯福总统给国务卿的备忘录(1945年3月12日)
107  艾奇逊在国务院致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1945年3月19日)
108  罗斯福总统致图莉的信(1945年3月22日)
109  罗斯福总统致卡尔逊的信(1945年3月25日)
中外译名对照表

淘书团小贴士

1、全场包快递,快递不可达区域使用邮政小包,需自付邮费(港澳台、新疆西藏运费政策>>

2、淘书团订单限30分钟内支付,逾时将被取消。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

团购畅销榜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